• <bdo id="gcgie"></bdo>
  • <bdo id="gcgie"></bdo>
  • <td id="gcgie"><bdo id="gcgie"></bdo></td>
  • <div id="gcgie"><optgroup id="gcgie"></optgroup></div>
  • <sup id="gcgie"><dd id="gcgie"></dd></sup>
  • <small id="gcgie"><strong id="gcgie"></strong></small>
  • <menu id="gcgie"></menu>
  • <blockquote id="gcgie"></blockquote>
  • <div id="gcgie"><samp id="gcgie"></samp></div>
    <bdo id="gcgie"><input id="gcgie"></input></bdo>

    支撐北京率先成為國際領先的人工智能創新中心AI創新將進入“北京時間”

    來源:北京日報

    研發出我國首個萬億級參數的超大規模智能模型“悟道”,首次實現基于相變存儲器的神經網絡高速訓練系統,運營匯集全球超10萬AI科研及技術人員的學術社區……這些人工智能領域的矚目成就,由一個成立僅三年的年輕研究院所創造,也折射出北京在人工智能原始創新領域的超前布局迎來了收獲期。

    “首創首發”多項重大原創成果

    從立項到成果發布,只花了半年時間。而后的2次更新迭代,各自也僅花費3個月時間——這是我國首個萬億級參數超大智能模型“悟道”在今年創下的紀錄。去年10月啟動立項后,今年3月,智源發布我國首個超大規模信息智能模型“悟道1.0”,6月發布了當時全球最大的智能模型“悟道2.0”,模型參數規模達到1.75萬億。

    在傳統科研模式下,以這樣的速度完成這樣一項重大科研項目,幾乎難以想象。但新型研發機構打破“院墻”的全新機制,以需求和問題導向布局重大科研任務并快速論證啟動的科研組織形式,讓不可能變成了現實。

    智源研究院院長黃鐵軍介紹,去年10月,在明確了超大智能模型將成為人工智能發展戰略基礎設施這一重要地位后,“悟道”即啟動研發。智源快速組建了近120人的科研團隊,配備資金、數據、算力等資源快速推進。值得注意的是,這120人來自10個高校、研究院所、企業等不同機構。

    為支持科學家勇闖人工智能科技前沿“無人區”,挑戰最基礎的問題和最關鍵的難題,推動人工智能理論、方法、工具、系統和應用取得變革性、顛覆性突破,2018年11月,市科委和海淀區推動成立智源研究院。

    打破“院墻”與傳統科研機制桎梏的新型研發機構,創新活力十足。三年來,智源累計支持發表國際AI頂會頂刊論文1470余篇,申請中國專利78件,獲得發明專利授權44件,登記軟件著作權24項。連續收獲多個國際首創、首發的重大原創成果,如研發出我國首個萬億級參數規模的超大規模智能模型“悟道”,首次實現基于相變存儲器的神經網絡高速訓練系統,研發出全球首個針對算法模型本身進行安全檢測的技術平臺。

    新機制打造AI科研“特戰隊”

    新型研發機構,“新”的核心就是人才機制。

    “你是否需要一筆經費?我們希望能支持你繼續做下去?!毕啾扔趥鹘y科研機制下經費支持需要經過多輪審批,智源研究院理事長張宏江回憶,智源對部分學者的支持,是這樣“敲門式”的主動支持。智源建立了同行評議為核心的AI人才遴選及支持機制,堅持以“代表作”和“小同行評價”遴選人才,賦予科學家更大技術路線決定權和經費使用權,實施“智源學者計劃”,支持人工智能重點方向的一流科學家提出重大研究方向。

    不拘一格降人才,英雄無須論資排輩。除了在行業內深耕多年、已經做出卓越貢獻的一流科學家,當時28歲的張祥雨、袁洋,30歲的黃高等一批青年學者的名字登上了代表人工智能科研同行認可度并極具“含金量”的名單——“智源學者”。讓想干事、能干事的青年人才“挑大梁當主角”,他們被給予了充分施展的空間,從事前沿性、探索性的研究。

    目前,智源研究院已構建了AI科研和工程化并重的260多人的科研團隊,包括94位兼聘的“智源學者”,以及160多位全職前沿研究及工程化團隊,積極打造國家人工智能戰略科技力量。

    中國AI科研將迎新范式

    當前,我國在人工智能領域的科研論文數、專利數均全球領先。但人工智能技術發展多年來,中國始終未有顛覆性、引領性的成果出現。為什么?多位人工智能專家給出的答案是:中國需要有引領性的平臺,支撐研發人員去做完全創新的科研探索。

    “目前我們國內有不少人工智能領域的論文、研究是這樣做的:從國際數據集上下載一些數據集、下載開源代碼,研發人員做出一些新的算法和改進?!秉S鐵軍認為,盡管這些研究成果在細分領域里做出了一些進步,但仍然是在追隨既有研究、追隨國際同行,其數據集的源頭往往都在國外。

    今年年初,悟道發布,為我國AI科研及產業提供智力支撐的“大科學裝置”出現。張宏江說,未來大模型就像“發電廠”,會形成類似于電網的智能基礎平臺,為全社會源源不斷地供應“智力源”。

    “這彰顯出中國在人工智能領域日益增長的信息和研發實力,可能會對人們未來構建的人工智能系統類型和部署系統的方式產生深遠影響!”國際知名人工智能學者、斯坦??妥淌趨嵌鬟_創辦的美國DeepLearning.AI公司在報告中對悟道給出了極高評價。

    過去,要想在人工智能領域做出科研成果,研究人員通常需要利用國外的數據集和模型,而隨著悟道這樣的國產超大模型出現,國內高校、企業等研究組織將可以在中國原創科研平臺上進行相應的研發?;诖?,有專家認為,悟道的出現可能有助于遏制中國的人工智能人才外流,AI創新也將進入“北京時間”。

    “讓人工智能像供水供電一樣流向終端,流向用戶、流向企業。誰能先做到這點,誰就會在AI產業發展中占據中心地位?!秉S鐵軍說。

    如今,年輕的智源立下了一個長遠目標:成立十年時建設成為國際排名前三的著名人工智能研究機構,取得三項以上具有重大國際影響或重大產業價值的科研成果,支撐北京在2028年率先成為國際領先的人工智能創新中心,位列國際人工智能城市綜合創新排名全球前三。(記者 孫奇茹)